斐乐体育有限公司与刘俊、瑞安市中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浙江中远鞋业有限公司、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当事人:
      原告:斐乐体育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嘉义路99号安踏营运中心12层A室。
      法定代表人:赖世贤,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孔欢,北京多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国华,北京多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中远鞋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瑞安市仙降街道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鲁光发,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宪宽,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瑞安市中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瑞安市仙降街道林光村。
      法定代表人:刘俊,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宪宽,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露露,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俊,男,1981年12月24日出生,住北京市西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宪宽,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露露,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十一街18号C座2层222室。
      法定代表人:刘强东,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秀丽,女,公司职员。
    审理经过:
      原告斐乐体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斐乐公司)与被告浙江中远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鞋业公司)、瑞安市中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商务公司)、刘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16日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斐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孔欢、李国华,被告中远鞋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金宪宽,被告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金宪宽、孙露露以及被告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斐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依法判令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立即停止对原告所享有“FILA”系列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包括(1)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商品;(2)销毁上述侵权商品及相应包装;(3)删除对上述侵权产品进行宣传、介绍的网页;(4)停止对斐乐文字商标的侵权;2、依法判令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即:立即停止在侵权商品上使用原告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包装、装潢;3、依法判令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侵权商品;4、依法判令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在《消费日报
      》上、中远鞋业公司官网首页,就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连续15天刊登及发布声明(声明内容须经法院审查确定),以消除对原告的不利影响;5、依法判令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900万元人民币,以及律师费、公证费、调查费等合理开支费用41万元人民币,以上金额合计941万元人民币;6、依法判令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共同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及保全费。
      事实与理由:“FILA”(斐乐)是世界知名运动品牌。2008年,新加坡满景(IP)有限公司
      FULLPROSPECT(IP)PTE.LTD顺利受让费拉卢森堡有限公司FILALUXEMBOURGS.A.R.L.在中国区域的“FILA”系列商标专用权,成为“FILA”系列品牌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商标权利人。同年,原告经授权取得第163332号“”商标、第163333号“”商标、第881462号“斐樂”商标、国际注册第691003A号“”等商标在中国地区的唯一合法使用权。多年来,原告一直将“FILA”系列注册商标广泛用于其生产、销售的服装及鞋类上,并投入巨额广告费进行各种商业推广活动及宣传,使该品牌在国内外均具有较高市场知名度。2016年6月,原告发现中远鞋业公司在网络及线下实体店,中远商务公司在京东、天猫等线上网络销售平台,宣传展示及销售的鞋类商品使用的商标标识与原告所持有的“FILA”系列注册商标字形、读音相近,使用形式上亦抄袭了原告的商标。中远鞋业公司亦为该侵权商品生产商。刘俊虽未直接实施上述侵权行为,但其系中远鞋业公司原法定代表人、中远商务公司法定代表人,“GFLA杰飞乐”等商标的注册人。刘俊作为共同侵权人参与了上述生产、销售和宣传的侵权行为,其应对上述行为承担连带责任。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亦参与了侵权商品的销售。故四被告共同侵害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原告的商标标识经设计在颜色上采用独特的蓝、红组合,以及字母采取独特的艺术造型组合,且该标识经过长期使用已成为原告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而本案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在其生产、销售商品的外包装上,从颜色及字母组合形式等各方面刻意模仿原告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并在产品外包装上故意使用“飛樂”授权这样的标注来误导消费者,极易使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原告是“FILA”系列商标在中国大陆的合法使用权人,原告的企业名称“斐乐体育有限公司”包含了“斐乐”字号,被告在所售侵权商品包装、吊牌上标注“飛樂(中國)有限公司授权”的行为,易使相关公众认为该授权与原告之间存在授权经营等关联关系,其行为构成对原告“斐乐”字号的擅自使用,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的上述生产及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涉嫌利用原告商标的高知名度和高品牌价值来推销自己的商品,严重侵犯了原告的企业名称权,亦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经原告统计,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就侵权商品的销售总额已达到数千万元。因此,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恶意侵犯原告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应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900万元;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41万元,赔偿金额合计941万元。综上所述,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对其所享有注册商标的合法权益,给原告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及不良影响,为此原告依据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庭审中,原告斐乐公司明确表示,其在侵犯商权纠纷案由中主张的权利商标为第163332号“”商标、第163333号“”商标、第881462号“斐樂”商标、国际注册第691003A号“”商标,其认为四被告均实施了侵权行为,其中中远鞋业公司实施了宣传、生产、销售行为;中远商务公司实施了销售行为;刘俊为中远鞋业公司和中远商务公司的侵权行为提供了便利,包括在香港注册
      “飛樂中國有限公司”,称飛樂(中國)授权;使用与原告系列商标近似的商标,对宣传、生产和销售构成共同侵权;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原告主张起诉中远鞋业公司和中远商务×××(二)、(三)项,起诉刘俊的法律依据是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七)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起诉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三)项。原告斐乐公司明确表示其在不正当竞争纠纷案由中主张的法律依据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即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不再主张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其要求中远鞋业公司、中远商务公司和刘俊承担连带责任。
登录/注册后即可查看全部详情,请登录注册

-引用法规

同法条检索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2001)》 第二十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2013)》 第二十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2015)》 第二十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198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1993)》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 第四十八条  第五十七条  第六十三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 第四十八条  第五十七条  第六十三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第九条 第十四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第五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