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与毕加索国际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华亭镇武双路125弄185号。
      法定代表人邹素莲,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小兵,上海隆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卢璐,上海隆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金都路4289号6幢2楼64室。
      法定代表人王红新,该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毕加索国际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台湾地区台北市信义区信义路五段5号2C04室。
      法定代表人游美月,该公司董事长。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称帕弗洛公司)、上诉人上海艺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称艺想公司)因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2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4月24日开庭时间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帕弗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小兵、上诉人艺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红新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毕加索国际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毕加索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中帕弗洛公司诉称,其成立于2003年6月,是一家专业从事书写工具设计、生产、销售的企业。毕加索公司系第2001022号图文商标(以下称涉案商标)的商标权人。在涉案商标申请之前,毕加索公司与案外人美商毕卡索创意公司、台湾帕弗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台湾帕弗洛公司)共同签署一份《授权契约书》,约定毕加索公司同意授权台湾帕弗洛公司商业使用或再授权他人商业使用其在大陆地区申请注册之商标专用权。2003年7月9日,台湾帕弗洛公司按照上述三方授权契约书的约定与帕弗洛公司签订了《授权契约书》,将毕加索公司授权的涉案商标授权给帕弗洛公司在书写工具上使用,授权期限为2003年7月9日至2008年12月31日。2005年3月21日,台湾帕弗洛公司与帕弗洛公司签订《授权契约书补充协议》,将上述商标的许可使用期限延长至2013年12月31日。上述两份授权契约书均同时提交给毕加索公司备查。毕加索公司作为涉案商标的权利人分别于2003年7月9日、2008年9月8日两次向帕弗洛公司出具《授权证明书》,同意帕弗洛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在书写工具领域独家使用该商标,授权期间为2003年7月9日至2013年12月31日。上述《授权证明书》和台湾帕弗洛公司与帕弗洛公司签订的授权契约书授权期限一致,说明毕加索公司认可上述台湾帕弗洛公司对帕弗洛公司的授权。2010年2月11日,毕加索公司与帕弗洛公司签订了《授权契约书》,明确其授权在原契约基础上延展十年,自2014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止。自2003年7月至今,帕弗洛公司一直将涉案商标使用在自己生产的书写工具上,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对涉案商标进行宣传推广,使涉案商标的价值和知名度不断提升。
      艺想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亦从事书写工具的生产与销售。艺想公司从成立之初就一直从事仿冒帕弗洛公司“毕加索书写工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毕加索公司违反与帕弗洛公司的商标许可授权约定,于2012年2月与艺想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擅自将涉案商标授权给艺想公司独占许可使用,许可期限自2012年1月15日至2013年5月20日,并授权艺想公司进行全国维权打假行动,致使帕弗洛公司产品遭到工商机关查处。帕弗洛公司认为,帕弗洛公司系涉案商标的独占许可使用权人,艺想公司作为与帕弗洛公司同业竞争者,在成立之初就知道帕弗洛公司系涉案商标独占许可使用权人的事实,在明知帕弗洛公司被许可使用期限未届满的情况下,与商标权利人毕加索公司恶意串通,签订系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非法剥夺了帕弗洛公司的独占许可使用权,损害帕弗洛公司利益。毕加索公司和艺想公司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投诉帕弗洛公司侵权使用涉案商标,致使帕弗洛公司产品遭商场、超市下架。艺想公司还以其享有涉案商标独占许可使用权为由,在全国各地法院向帕弗洛公司提起侵权诉讼,帕弗洛公司为应诉支付了高额的律师费用。因此,两者的行为应认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称《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所规定的“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合法利益”以及第五项所规定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据此,帕弗洛公司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1、毕加索公司与艺想公司签订的《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及相应《授权书》无效;2、两者共同赔偿帕弗洛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0万元(以下币种同)。
      在一审庭审中,帕弗洛公司进一步明确其要求确认无效的系争合同为毕加索公司与艺想公司分别于2012年2月16日、2月28日签订的两份《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以下称系争合同)。其中2月28日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系用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称商标局)备案,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详细约定在2月16日签订的合同中,因此上述两份合同均指向同一个商标许可使用法律关系。关于艺想公司的主观恶意,帕弗洛公司主张体现在2月16日《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具体条款为:“第六条、商标许可使用费的支付:(一)、第一期2012年1月15日至2013年使用许可费35万元……(二)、双方签约后甲方合同备案成功后再付10万元。特别说明:甲方应在签订此合同一年内完成许可合同备案;除因商标局审查程序、期限冗长之外,若因甲方未积极撤销与上海帕弗洛在国家商标局之备案合同或者其他原因未在国家商标局办妥备案的,则乙方有权终止本合同。第十二条、甲方义务:商标代理机构将双方签署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和甲方撤销上海帕弗洛公司原备案合同的材料递交商标局后,甲方主合同义务履行完毕,但甲方还应全力配合乙方在市场的打假……第十七条、合同违约和责任:……三、甲方应保证除乙方外不得在同类产品上向第三方授权。乙方在对市场上侵权、仿冒维权过程中,甲方不得与任何一方私自和解;一旦和解,甲方应赔偿乙方一百五十万元;乙方如与帕弗洛以外第三方和解的,应告知甲方。”帕弗洛公司认为,上述合同条款可以体现出艺想公司明知帕弗洛公司享有涉案商标的独占许可使用权,仍然与毕加索公司签订独占实施许可合同,其目的就是通过商标使用许可,不恰当地侵占帕弗洛公司多年推广、使用涉案商标所累计的商誉。此外,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项之规定:商标独占使用许可,是指商标注册人在约定的期间、地域和以约定的方式,将该注册商标仅许可一个被许可人使用,商标注册人依约定不得使用该注册商标。毕加索公司作为商标权利人在帕弗洛公司独占许可使用权授权期间内已无权将涉案商标许可给他人使用,因此,两者之间的系争合同也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所规定的“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系争合同应被判定无效。
      帕弗洛公司主张要求赔偿的经济损失包括毕加索公司与艺想公司之间的恶意串通行为给帕弗洛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商誉损失。其中经济损失是指帕弗洛公司为应对艺想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的侵权诉讼已支出的律师费和差旅费共计431,556元。帕弗洛公司所主张的100万元经济赔偿数额在扣除上述金额后的其余部分为帕弗洛公司主张的商誉损失,应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商标侵权行为的法定赔偿数额由法院酌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由于毕加索公司、艺想公司的恶意串通属于共同侵权,因此两者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登录/注册后即可查看全部详情,请登录注册

-角色分析

VIP用户可点击查看可视化分析

-引用法规

同法条检索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198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1993)》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 第五十六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 第五十六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 第一百七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