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与保正、上海保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当事人:
      原告: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CHATEAULAFITEROTHSCHILD),住所地法兰西共和国巴黎保玛路33号(33ruedelLaBaume,Paris,France)。
      代表人:埃里克·德·罗斯柴尔德(EricdeRothschild),总裁。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亚洲,北京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玉静,北京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保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浦东新区南汇新城镇芦潮港路1059号4幢。
      法定代表人:王安登,执行董事。
      被告:保正(上海)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上海保正国际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美桂南路338号2幢一层103A17部位。
      法定代表人:曹灿,董事长兼总经理。
      上列两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董美根,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两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唐红林,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以下简称拉菲酒庄)与被告上海保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醇公司)、保正(上海)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正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进行审理。被告保醇公司、保正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经审查后依法裁定驳回两被告的异议。2016年2月22日,本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拉菲酒庄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亚洲、侯玉静,被告保醇公司、保正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董美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拉菲酒庄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停止使用与“拉菲”近似的“拉菲特”标识;2.判令两被告停止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LAFITE”近似的“LAFITTE”标识;3.判令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以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500万元(其中合理支出为10万元,包括律师费5万元、公证费5万元,以下币种未注明的均为人民币);4.判令两被告在《中国工商报》上刊登声明,为原告消除影响。事实和理由:原告是世界闻名的葡萄酒制造商。“拉菲”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234年,原告在17世纪已经具有一定规模,“LAFITE/拉菲”也渐渐出名。罗斯柴尔德家族(ROTHSCHILD)是欧洲乃至世界久负盛名的金融家族,1868年詹姆斯·德·罗斯柴尔德爵士(BaronJamesdeRothschild)在公开拍卖会上以四百四十万法郎购得拉菲酒庄,并在此后的150多年间不断改良技术,追求卓越品质。如今,原告及其出产的拉菲葡萄酒已成为世界顶级葡萄酒的代名词,其在中国消费者群体中同样具有极高的知名度。早在80年代,各类报刊、影视以及其他媒体就对“拉菲/LAFITE”进行了广泛的介绍和宣传。90年代,拉菲葡萄酒已经开始销售至中国,美夏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夏公司)和圣皮尔精品酒业(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皮尔公司)先后是原告在华独家经销商。1996年10月10日,原告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申请了“LAFITE”商标,该商标申请使用的商品为第33类“含酒精饮料(啤酒除外)”。1997年10月28日,该商标获准注册,注册号为第XXXXXXX号,至今有效。原告认为,“拉菲”作为原告注册商标“LAFITE”的音译,经过在中国的大量宣传和使用,已经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专门指代原告以及原告所生产的葡萄酒商品。“拉菲”已经与原告以及原告所生产的葡萄酒商品形成稳定的、唯一的对应关系,法院应予以认定“拉菲”为原告的未注册驰名商标。2015年5月,原告发现两被告大量进口、销售带有“拉菲特庄园”、“CHATEAUMORONLAFITTE”标识的葡萄酒,并通过其官方网站www.mellowines.com,以及在天猫网站(TMALL.COM)开设的“保醇食品专营店”宣传、展示、销售被诉侵权商品。具体侵权行为包括:1.两被告在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德林路XXX号门头标示为“保正物流”的地点销售被诉侵权商品,该商品的瓶贴正标上使用了“CHATEAUMORONLAFITTE”等标识,该标识中包含的“LAFITTE”字样,与原告的涉案注册商标“LAFITE”构成近似;瓶贴背标上使用了“拉菲特庄园干红葡萄酒”字样,其中的“拉菲特”,与原告主张作为未注册驰名商标保护的“拉菲”构成近似;2.两被告在被告保醇公司官方网站以及天猫网站开设的“保醇食品专营店”中宣传、展示、销售被诉侵权商品;3.两被告在被告保醇公司官方网站中展示的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盒上使用了“拉菲特”和“CHATEAUMORONLAFITTE”标识,分别与原告的“拉菲”和“LAFITE”商标构成近似;4.两被告在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销售单据上使用了“拉菲特”和“CHATEAUMORONLAFITTE”标识,分别与原告的“拉菲”和“LAFITE”商标构成近似。本案中,被告保醇公司系被诉侵权商品的进口商和销售商,原告公证取证时是在被告保正公司处购买的被诉侵权商品,故两被告系共同销售被诉侵权商品,且被告保正公司曾系被告保醇公司控股股东,并故意为被告保醇公司的侵权行为提供物流、仓储、展示、销售等便利条件,帮助其实施侵权行为,两被告的行为共同侵犯了原告就涉案注册商标“LAFITE”和未注册驰名商标“拉菲”享有的合法商标权益,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此外,原告曾于2007年7月26日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拉菲”商标,并于2014年1月27日获初审公告,后因案外人对该商标提出异议申请,国家商标局裁定异议成立,对该商标不予注册。原告不服申请复审,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商评委)于2017年2月13日作出决定,该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并于同年3月20日获注册公告。虽“拉菲”商标现已获准注册,但本案被诉侵权行为发生在此之前,故仍有必要对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未获注册的“拉菲”商标作为未注册驰名商标予以认定。因此,原告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支持其诉讼请求。
登录/注册后即可查看全部详情,请登录注册

-角色分析

VIP用户可点击查看可视化分析

-引用法规

同法条检索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1982)》 第十三条 第十四条 第三十六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1993)》 第十三条 第十四条 第三十六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 第十三条  第十四条  第三十六条  第四十八条  第五十七条  第六十三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 第十三条  第十四条  第三十六条  第四十八条  第五十七条  第六十三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 第十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第二条 第五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