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鲁酒酒业集团有限公司、菏泽市桂冠控股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菏泽市桂冠控股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菏泽市丹阳办事处耿庄社区(丹阳路**)。
    法定代表人:刘飘,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超培,山东盛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鲁酒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住,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清河北路中段黄台商务大厦A-406-1/div>
    法定代表人:李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巩庆曼,山东圣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 审理经过:
    上诉人菏泽市桂冠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桂冠公司)与上诉人山东鲁酒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酒公司)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均不服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鲁01民初4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8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桂冠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2.改判鲁酒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桂冠公司第11464188号“鲁酒”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3.改判鲁酒公司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停止使用含有“鲁酒”字样的字号并变更字号,变更后的字号不得含有与“鲁酒”相同或近似的文字;4.二审诉讼费用由鲁酒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鲁酒公司的涉案产品与桂冠公司的产品不构成混淆和误认,进而不构成侵犯桂冠公司第11464188号“鲁酒”商标的专用权,属于事实认定错误。1.桂冠公司诉讼请求中主张的是第11464188号注册商标的权利,一审法院以该商标中“酒”放弃专用权而认定桂冠公司主张权利错误,属于事实认定错误。首先,桂冠公司在一审中主张的是国家商标局依法核准的第1146418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鲁酒”二字仅仅是为了描述第11464188号注册商标载明的文字内容,一审法院将桂冠公司诉讼请求中以描述第11464188号商标的“鲁酒”而非商标证书中的权利认定桂冠公司的权利主张,事实认定错误,而且桂冠公司在一审诉讼请求中也没有表明主张的是“鲁酒”二字的专用权。其次,第11464188号注册商标证书中,虽然“鲁酒”二字中“酒”放弃专用权,国家商标局仍然将“酒”字并列核定在商标证书中,则“鲁酒”整体上是文字组合,虽然已经放弃“酒”字专用权,但权利人在描述第11464188号注册商标时,可以称之为“鲁酒”。再次,桂冠公司在一审代理词中,已经明确了“酒”放弃了商标专用权,并没有主张“酒”字的专用权,而是主张涉案商标“鲁”的专用权。2.一审法院认定第11464188号“鲁酒”商标不具有较高的社会知名度且不为一般公众所熟知,属于事实认定错误。判断一个商标的社会知名度,以相关区域的相关公众所认知即可,而且商标知名度的认定,应当综合考虑各项因素。首先,一审中桂冠公司提交的证据显示,该商标转让价格为660万元,且在交易时款项已经过付,一审法院已经认可。作为商业交易,基本是等价的,也即该商标价值660万元左右,已经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其次,桂冠公司受让商标后,通过不断地生产、产品投放、当地媒体的广告宣传,其知名度和社会价值持续提高,桂冠公司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其在当地已经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3.桂冠公司主张的权利是第11464188号“鲁酒”商标中的“鲁”,而一审法院通篇以“鲁酒”二字来论述其具有通用含义,来否定其商标权利。“鲁”不属于禁止注册的地理名称,已经核准注册为商标的情况下应当受到保护。此外,一审法院以不知名的几份杂志就认定“鲁酒”指代山东省的酒,显然是对“鲁酒”的指代性进行了过于宽松的认定。4.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前后矛盾,适用两个不同的认定标准。一审法院既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中使用的“醉美鲁酒”字样与桂冠公司享有的第11464188号“鲁酒”商标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原告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与其在先的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诉讼的,告知原告向有关行政主管机关申请解决”中的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又认定被控侵权产品中使用的“一品鲁酒”、“鲁酒香”、“鲁酒集团”与桂冠公司享有的第11464188号“鲁酒”商标不构成相同或近似,显然属于双重标准。被诉侵权产品中使用的“一品鲁酒”、“鲁酒集团”、“鲁酒香”等字样,酒是行业通用名称,不做对比。在同类白酒产品中,桂冠公司享有第11464188号“鲁酒”中“鲁”的商标专用权,则“一品鲁”“鲁酒香”均会让消费者产生误认;“鲁酒集团”字样,虽然是为了表明公司的名称,但是字体够大,且突出使用,能够起到商标标识(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且“鲁酒”和“集团”分开使用,“酒”作为行业通用名称不作对比,则被诉侵权产品的“鲁”和桂冠公司享有专用权的“鲁”一样,足以使社会公众对鲁酒公司的产品和桂冠公司的产品产生混淆和误认,构成商标专用权侵权。二、一审法院对鲁酒公司的企业字号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认定,属于事实认定不清。一审法院列明的4条理由,前三条已在上文论述,不再赘述。此外,原权利人的企业名称不管是“鲁牌”还是“鲁酒”,不影响权利人在本案中主张权利,鲁酒公司的企业字号中有“鲁酒”字样,足以使社会公众认为该企业与桂冠公司生产的涉及“鲁”、“鲁酒”产品存在特定联系,构成不正当竞争。
    针对桂冠公司的上诉,鲁酒公司辩称,一、一审法院关于鲁酒公司未侵犯桂冠公司第11464188号“鲁酒”商标的商标权,认定事实清楚。“鲁酒”是具有地域性特点的酒品的通用名称,鲁酒公司的使用是“合理使用”,不构成侵权,对于通用名称,桂冠公司也无权禁止他人的合理正当使用。一审中鲁酒公司提交了大量证据证明“鲁酒”系行业通用名称,且2020年《糖烟酒周刊》(山东糖酒行业知名刊物)中持续用“鲁酒”二字形容山东酒行业,进一步验证了其为行业通用名称。并且,桂冠公司关联公司花冠集团董事长刘念波,为该刊物的首席顾问之一,且在2020年3月、6月刊中,均发表了相应的文章,描述鲁酒行业的前景及疫情当前花冠集团在鲁酒市场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以上皆可证明桂冠公司也是认定“鲁酒”二字为行业统称。另外,鲁酒公司的简称便是“鲁酒集团”,鲁酒公司目前对鲁酒的使用从未出现过单独使用“鲁酒”二字的情况,均是以“鲁酒集团”的形式,本身也是对企业名称的合理正当使用。二、一审法院关于鲁酒公司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认定符合法律规定。鲁酒公司成立于2013年,于2016年更名为“山东鲁酒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但“鲁酒”商标于2019年才转让至桂冠公司名下,时间远远晚于鲁酒公司更名时间,并且桂冠公司实际推广使用“鲁酒”商标也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桂冠公司主张鲁酒公司侵犯其商标权,构成不正当竞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鲁酒公司并未违反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
    鲁酒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桂冠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缺乏依据。鲁酒公司使用的图形商标为自身原创图形,并在国家版权局申请了版权登记,已取得证书,与桂冠公司的注册商标存在巨大区别,桂冠公司的图形是简单的一个“鲁”字,而鲁酒公司的图形是个“酒壶”的造型,整体外观区别明显,在实际经营中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与误认,并未侵犯桂冠公司商标专用权。二、一审法院关于赔偿金额的判决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鲁酒公司的生产销售模式一直以代理为主,自身并不生产,在取得“醉美鲁”商标权后,鲁酒公司欲生产“醉美鲁酒”品牌酒,并且申请了“醉美鲁酒”系列商标。在2019年糖酒会上,鲁酒公司对欲生产销售的“醉美鲁酒”产品打样酒瓶在展会上进行了为期一天的展览活动,并未进行实际的生产销售活动,没有对桂冠公司造成任何损失,鲁酒公司也未从中获利。一审法院关于赔偿金额的判决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针对鲁酒公司的上诉,桂冠公司辩称,桂冠公司系“鲁酒”二字的合法的商标权人,鲁酒公司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鲁酒”系行业名称。且,一审中因鲁酒公司合法取得“醉美鲁”商标的使用权即认定“鲁酒”与“醉美鲁”相同或者近似,告知桂冠公司向行政机关申请解决,而“鲁酒香”“鲁酒集团”“一品鲁酒”与“醉美鲁酒”形式基本一致,一审法院却认定不构成近似或者混淆,显然属于双重标准。鲁酒公司前身成立于2013年,“鲁酒”商标核准后,鲁酒公司变更为现在的名称,鲁酒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综上,鲁酒公司的上诉无事实依据,请求驳回。
    桂冠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鲁酒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桂冠公司第236043号“”、第11464188号“鲁酒”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2.鲁酒公司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停止使用含有“鲁酒”字样的字号并变更字号,变更后的字号不得含有与“鲁酒”相同或近似的文字;3.鲁酒公司赔偿桂冠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10万元;4.本案诉讼费用由鲁酒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1.桂冠公司注册成立于2010年2月4日,注册时企业名称为菏泽市桂冠酒水营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经营范围:以自由资金对酒业项目、食品项目进行投资;批发兼零售预包装食品。2020年1月21日,企业名称变更为菏泽市桂冠控股有限公司。
    2.鲁酒公司注册成立于2013年11月26日,注册时企业名称为济南海福恒通贸易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019万元,经营范围:预包装食品(不含乳制品)的批发、零售等。2016年12月15日,企业名称变更为山东鲁酒酒业有限公司;2019年1月31日,企业名称变更为山东鲁酒酒业集团有限公司。
    3.1985年10月30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山东聊城酒厂核准注册第236043号“”图形商标,核定事项商品项目为第33类,包含“酒”,有效期经续展至2025年10月29日。2001年9月28日,上述商标转让至聊城鲁牌酒业有限公司。2018年12月6日,聊城鲁牌酒业有限公司将上述商标许可给桂冠公司使用,许可期限为2018年8月1日至2024年2月13日。2019年2月27日,上述商标转让至桂冠公司名下。
    4.2014年2月14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聊城鲁牌酒业有限公司核准注册第11464188号“鲁酒(酒放弃专用权)”文字商标,核定事项商品项目为第33类:果酒(含酒精)、蒸馏饮料、葡萄酒、利口酒、烈酒(饮料)、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含水果酒精饮料、预先混合的酒精饮料(以啤酒为主的除外)、料酒、烧酒(截止),有效期至2024年2月13日。2018年12月6日,聊城鲁牌酒业有限公司将上述商标许可给桂冠公司使用,许可期限为2018年8月1日至2024年2月13日。2019年2月27日,上述商标转让至桂冠公司名下。
    5.桂冠公司为转让上述两商标,支付给聊城鲁牌酒业有限公司商标转让款共计660万元,有商标转让合同、收据和转账电子回单佐证。
    6.2019年初,桂冠公司为推广“”、“鲁酒”品牌,在巨野县电视台等媒体上投放了广告。2019年6月,桂冠公司生产“”、“鲁酒”牌白酒。2019年11月,桂冠公司委托巨野县华美酒水营销有限公司销售上述品牌白酒。
    7.2017年6月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菏泽盛冠商贸有限公司核准注册第19684483号“醉美鲁”商标,核准使用商品为“果酒(含酒精)、蒸馏饮料、蒸煮提取物(利口酒和烈酒)、葡萄酒、利口酒、烈酒(饮料)、酒精饮料原汁、酒精饮料(啤酒除外)、白酒、烧酒(截止)”,有效期至2027年6月6日。2020年2月6日,上述商标转让至济南四海荣誉商贸有限公司。2020年2月10日,济南四海荣誉商贸有限公司许可鲁酒公司使用上述商标,商标许可使用期限自2019年10月1日至2027年6月6日。
    8.《糖烟酒周刊•山东糖酒市场》2016年5月刊第20页文章标题为《鲁酒既有大单品扫描》、第28页文章标题为《鲁酒大单品再造营销专家谈》、第31页文章标题为《四步骤,引爆鲁酒大单品成长之路》、第42页文章标题为《光瓶升级,鲁酒,在路上》。2017年6月刊第20页文章标题为《2017升学宴,鲁酒在行动》、第34页文章标题为《营销中心迁至济南,“鲁酒王”的必由之路?》、第38页文章标题为《鲁酒“涉啤”,淡旺季互补还是另有图谋?》、第50页文章标题为《迎接光瓶酒4.0时代,鲁酒准备好了吗?》。2018年10月刊第16页文章标题为《鲁酒的再崛起之路》、第19页文章标题为《名酒竞争下的鲁酒攻防战》、第22页的文章题目为《鲁酒如何应对新一轮行业洗牌》、第28页文章标题为《鲁酒如何防范,自己辛苦培养起来的经销商跟名酒跑了?》。2018年11月刊的第17页文章标题为《鲁酒骨干品牌山东秋交会动作扫描》、第44页文章标题为《首个“鲁酒博览馆”在宁阳亮相金彩山酒业开启百年战略新征程》。2019年12月刊第34页文章标题为《2020年“茅五汾郎古”们这样干!鲁酒有何借鉴?》、第38页文章标题为《鲁酒窖池文化的传承与创新》、第50页文章标题为《亮出老牌酒,百粮春跑出鲁酒发展新样本!》。
    2019年11月8日到9日,山东省第82届糖酒会开幕期间,由山东省糖酒协会主办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鲁酒发展成果展暨高端鲁酒展在临沂举办。
    2019年5月20日,“鲁酒品牌提升工程”实施新闻发布会暨第二届鲁酒品牌发展高端论坛在济南南郊宾馆召开。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会长马勇,山东省第十一届政协副主席陈光等出席了会议。
    2019年4月,鲁酒公司被省创建青年文明号活动组委会命名为“2017-2018年度山东省青年文明号”。
    9.2019年11月9日,桂冠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超培向山东省寿光市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11月10日上午,李超培和公证处公证人员苏某、李某到临沂市河东区临沂市国际会展中心,随后上述人员进入布展装潢带有“鲁酒集团、好客山东醉美鲁酒”字样的展台,现场一名男性工作人员接待了上述人员,在交流沟通的过程中该男性工作人员为上述人员介绍了展台所陈列的各种酒类产品,并应参与人李超培的要求,该男性工作人员专门向上述人员介绍了一款酒类产品的外包装盒一个(外包装盒的正面上部印有“鲁酒集团”字样,正面中部印有“一品鲁酒”等字样,正面下部印有“酒精度数:53%vol、20、净含量:500ml”、“山东鲁酒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字样;外包装盒的侧面上部印有“鲁酒集团”、“中国味鲁酒香”字样,侧面中部印有“中国芝麻香味黄金产区”地;地理标志面下部印有香型、原料、产品标准号、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贮藏条件、生产日期及批号等信息;外包装盒的顶部印有“鲁酒集团”等字样。)和灌装用酒瓶一个(瓶身带有“醉美鲁酒”、“鲁酒集团”、“中国味鲁酒香”等字样)。公证员苏某对该男性工作人员介绍的上述两款产品进行拍照,并对展台内陈列的其他产品及展台的布展装潢、宣传海报进行了拍照。上述人员向该男性工作人员索要联系方式及宣传单页,该男性工作人员向上述人员递交了一张姓名为“杨滨滨”的名片(该名片正面印有电话、地、地址及公司名称等字样名片的背面印有“鲁酒集团”、“一品鲁酒”、“醉美鲁酒”、“印象泉城”、“中国味鲁酒香”等字样);上述人员从该展台取得该展台对外宣传的单页一张。随后上述人员离开该展台,保全证据结束。2019年12与16日,山东省寿光市公证处根据上述过程作出(2019)鲁寿光证民字第2420号公证书。
    另外,庭审中,查看公证书中图片,鲁酒公司生产的白酒包装上,在包装的正面上方中央均印有“”商标。
  •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以下四点,一是鲁酒公司是否侵犯桂冠公司第236043号“”图形商标专用权;二是鲁酒公司是否侵犯桂冠公司第11464188号“鲁酒”文字商标专用权;三是鲁酒公司的企业字号是否构成对桂冠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四、鲁酒公司承担责任的形式。
    一、关于鲁酒公司是否侵犯桂冠公司第236043号“”商标(以下简称涉案图形商标)专用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似的商标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涉案图形商标由一个艺术设计的汉字“鲁”和包裹在“鲁”周围的一个圆圈组成。鲁酒公司在其展会上销售的系列白酒包装上均印有“”商标,该商标虽然经过艺术化设计,但是其实际上仍是汉字“鲁”及其他简单图案设计组成,且整体的外观为圆形,与涉案图形商标相似,使用在白酒商品上容易使一般公众产生混淆。因此,鲁酒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白酒包装上使用“”商标的行为属于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涉案图形商标近似的商标的行为,侵犯了桂冠公司所有的第236043号“”商标,其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责任。
    二、关于鲁酒公司是否侵犯桂冠公司第11464188号“鲁酒(酒放弃专用权)”文字商标(以下简称涉案文字商标)专用权。
    1.根据桂冠公司提供的涉案文字商标的商标注册证,载明其商标标识为“鲁酒(酒放弃专用权)”。因此,该商标能够为一般公众识别的、具有显著性特征、享有商标专用权的仅为汉字“鲁”,而非“鲁酒”二字。在注册中桂冠公司明确放弃鲁酒商标中酒字专用权,且酒为产品通用名称的情形下,桂冠公司对第11464188号“鲁酒”文字商标的专用权,应仅限于“鲁”一个字,而非两个字。桂冠公司要求对“鲁酒”两个字行使专用权,与其注册核准中的声明“鲁酒(酒放弃专用权)”不相符,不予支持。
    2.根据桂冠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述涉案文字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且为一般公众所熟知。
    3.“鲁酒”二字本身具有固定和通用的含义。鲁,为山东省的行政区划的简称,部分白酒行业内的期刊杂志也用“鲁酒”来指代“山东省的酒”。
    综合上述因素,一审法院认为,鲁酒公司产品上标注“一品鲁酒”“鲁酒集团”“鲁酒香”等使用“鲁酒”两字的行为,不会造成鲁酒公司的产品与桂冠公司产品的混淆和误认,不构成商标侵权。
    关于鲁酒公司在其包装上使用“醉美鲁酒”的行为。鲁酒公司通过“醉美鲁”商标权人的许可,其在包装上使用的“醉美鲁酒”,属于规范使用其享有权利的注册商标的行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属于商标权利冲突问题,当事人可向有关行政机关申请解决,一审法院不予处理。
    三、关于鲁酒公司的企业字号是否构成对桂冠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将他人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四)项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其他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本案中,鲁酒公司将“鲁酒”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的行为对桂冠公司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如判决上述说理部分第二部分所述的三条理由,即:1、桂冠公司商标中标注了“鲁酒(酒放弃专用权)”,不可再要求对“鲁酒”两字行使专用权;2、桂冠公司未能证明其商标在市场上具有较高知名度;3、“鲁酒”两字本身具有固定和通用的含义;4、涉案两商标的前权利人字号是鲁牌,而不是鲁酒,桂冠公司的企业字号也不含“鲁酒”。综上,鲁酒公司将“鲁酒”作为企业字号并不足以引人误认为是桂冠公司商品或者与桂冠公司存在特定联系,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四、关于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的数额。鉴于桂冠公司未充分举证证明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鲁酒公司因侵权所获利益的具体数额,考虑鲁酒公司仅对第236043号商标构成侵权,一审法院将综合考虑鲁酒公司的侵权性质、情节,桂冠公司委托律师出庭等因素,对鲁酒公司承担的赔偿数额予以酌定。
  • 一审裁判结果:
    综上,桂冠公司的诉讼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四)项、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2号)第十一条、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鲁酒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桂冠公司第23604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二、鲁酒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桂冠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万元;三、驳回桂冠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桂冠公司负担1000元,鲁酒公司负担1300元。
  • 上诉人诉称:
    二审中,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鲁酒公司提交以下证据:2020年部分“糖烟酒周刊”,证明“鲁酒”是行业通用名称,并且桂冠公司自身也在以通用名称的方式使用“鲁酒”二字,鲁酒公司的使用为“合理正当使用”。桂冠公司质证认为,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该周刊由山东省糖酒副食品商业协会和糖烟酒周刊杂志社联办,该协会与杂志社系第三方盈利机构,非官方证据,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此外,该杂志大量使用“鲁酒”来陈述相关的新闻,不排除侵犯桂冠公司“鲁酒”商标权,桂冠公司将另案诉讼解决。对鲁酒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本院将结合案件焦点问题进行审查认定。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一、鲁酒公司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二、鲁酒公司使用“鲁酒”字号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三、一审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对此,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关于焦点一,鲁酒公司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问题。
    1.鲁酒公司是否侵犯桂冠公司第236043号“”图形商标专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而本案中,鲁酒公司在糖酒会所展览的酒瓶和外包装盒上所使用的“”标识,与桂冠公司享有商标专用权的第236043号“”商标,在整体外观上具有明显差异。并且桂冠公司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涉案图形商标具有一定的知名度,首先,桂冠公司没有提供在受让该商标前,该商标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其次,商标转让价格是双方协商的结果,与商标知名度之间不存在必然因果关系;再次,桂冠公司于2019年2月27日才受让该商标,其所作的推广宣传也仅是在当地县级媒体。故,鲁酒公司使用被控侵权标识不会造成相关消费者的混淆误认。一审认定鲁酒公司使用被控侵权标识构成侵犯桂冠公司图形商标专用权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2.鲁酒公司是否侵犯桂冠公司第11464188号“鲁酒(酒放弃专用权)”文字商标专用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本案,2019年11月山东省糖酒协会主办的山东省第82届糖酒会所使用的名称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鲁酒发展成果展暨高端鲁酒展”;2019年5月20日在济南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所使用的名称为“鲁酒品牌提升工程”,召开的论坛所使用的名称为“第二届鲁酒品牌发展高端论坛”;《糖烟酒周刊•山东糖酒市场》所发布的相关文章中,鲁酒也是指代山东省的酒。通过以上事实可以看出,“鲁酒”二字本身具有固定和通用的含义,“鲁”为山东省的行政区划的简称,“鲁酒”指代山东省的酒,桂冠公司“鲁酒”文字商标所应具备的显著性特征趋于弱化。同时,桂冠公司也未提交充分证据证实涉案文字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且为一般公众所熟知。故桂冠公司“鲁酒”文字商标被保护的特性亦应弱化。而本案鲁酒公司在其酒瓶及外包装盒上标注的是“一品鲁酒”“鲁酒集团”“鲁酒香”等字样,并未单独使用“鲁酒”或突出使用“鲁酒”。所以,鲁酒公司的上述使用行为,不具有侵犯桂冠公司“鲁酒”文字商标专用权的主观恶意,不会造成相关消费者对商品来源的误认和混淆,属于正当使用。一审认定鲁酒公司使用上述文字的行为不构成对桂冠公司“鲁酒”商标专用权的侵犯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鲁酒公司在其包装上使用“醉美鲁酒”的行为,鲁酒公司已通过“醉美鲁”商标权人的许可,其在包装上使用“醉美鲁酒”,属于规范使用其享有权利的注册商标的行为。如果桂冠公司认可“醉美鲁”商标侵犯其商标专用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此属于商标权利冲突问题,其应当向有关行政机关申请解决。一审法院对此所作出的认定不存在前后矛盾,亦不存在双重标准问题。
    关于焦点二,鲁酒公司使用“鲁酒”字号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问题。基于前述同样的理由,鲁酒公司使用“鲁酒”企业字号也是正当的,此使用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桂冠公司无权要求鲁酒公司停止使用“鲁酒”字号。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焦点三,一审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的问题。前述已分析,鲁酒公司不构成商标侵权,亦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相应的,其也不应赔偿桂冠公司相应损失。
  • 二审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鲁酒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改判;桂冠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五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鲁01民初404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菏泽市桂冠控股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菏泽市桂冠控股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亦由菏泽市桂冠控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王爱华
    审判员马红
    审判员郑元文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一日
    书记员石磊
登录/注册后即可查看全部详情,请登录注册

-角色分析

VIP用户可点击查看可视化分析

-引用法规

同法条检索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198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1993)》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 第五十七条  第五十八条  第五十九条  第六十三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 第五十七条  第五十八条  第五十九条  第六十三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一条 第十七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一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第二条  第六条  第十七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