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案件性质:民事 二审 判决书
  • 案       号:(2020)京73民终39号
  • 案件地区:北京
  • 立案年度:2020
  • 审理时长:165天
  • 裁判日期:2020年07月28日
  • 裁判结果:维持一审判决
  • 案       由:侵害商标权纠纷
  • 商标类别:第3类
  • 当事人:
    上诉人(一审被告):孙志强,男,1986年1月24日出生,汉族,销售员,户籍所在地吉林省长岭县。
    上诉人(一审被告):张伟,男,1990年9月22日出生,汉族,客服,户籍所在地山东省陵县。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黄佳会,女,1990年8月22日出生,汉族,奢悦(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户籍所在地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庆浪,北京罗杰(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奢悦(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于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庆浪,北京罗杰(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孙志强、张伟因与被上诉人黄佳会、奢悦(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奢悦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简称一审法院)作出的(2019)京0108民初13402号民事判决(简称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2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20年7月14日,上诉人孙志强、张伟,被上诉人黄佳会、奢悦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余庆浪,到本院云法庭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经审理终结。
    上诉人孙志强、张伟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或将本案改判;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依照一审判决已查清事实可知,孙志强、张伟自2018年5月起,通过网上购进化妆品原料,自行组装的方式以50000余元的价格向他人销售奢悦牌水光裸妆湿粉膏共计30箱。上诉人在一审中仅认可收益为800元。但一审判决却酌情判定孙志强、张伟赔偿被上诉人100000元人民币,加重了上诉人的法律责任。2.被上诉人黄佳会为奢悦公司董事,其户籍所在地为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石井乡东于河村第五区墙角胡同63号,而购买上诉人产品的消费者张浩的收货地址亦为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石井村,二者同在石井乡,距离大概五公里,张浩很可能属于“知假买假”行为。3.上诉人所销售产品,仅仅发生在定制外包装,装盒等组装阶段,对人体健康及社会的危害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且没有在市场上广泛销售,侵权危害性可以忽略不计。4、上诉人已经在刑事案件中承当了相应的责任,也因此受到刑事处罚。一审法院又判决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对于上诉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被上诉人黄佳会、奢悦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孙志强、黄佳会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黄佳会、奢悦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孙志强、张伟赔偿黄佳会、奢悦公司经济损失30万元。事实和理由:黄佳会是第15640304号“奢悦S.YUE”、第20467908号“S-YUE”注册商标权利人,上述两注册商标均核定使用在第三类“化妆品、美容面膜、成套化妆品”等商品上。2016年5月,黄佳会投资设立广州奢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奢悦/S-YUE”品牌(以下简称该品牌)化妆品的生产事宜。2017年4月,黄佳会在北京设立奢悦公司,负责该品牌的销售和推广事宜。黄佳会及其关联企业自2015年以来持续投入大量资金对该品牌进行宣传推广,并获得广大消费者认可,在行业内积累起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据(2018)京0108刑初2256号刑事判决书查明的事实,2018年5月至2018年7月案发日,孙志强伙同张伟通过网上购进化妆品原料、自行组装的方式以人民币5万元的价格向他人销售奢悦牌水光裸妆湿粉膏共计30箱,经核实上述商品均为假冒商品。后公安机关在张伟处起获防伪标、仿伪卡、纸箱、银色纸盒、粉扑、化妆盒内胆及圆形贴纸等物品。黄佳会与奢悦公司为涉案注册商标的宣传推广和品牌形象维护投入了巨额资金,孙志强、张伟销售的涉侵权商品为直接使用于人体的化妆品,无合法来源,更无质量保证,由于相关侵权商品使用了与正品商品完全相同的包装,一旦发生质量事故,将对原告的品牌形象造成重大打击。且依据《刑法》第三十六条,《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等法律规定,两被告虽受到刑事处罚,但仍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且原告主张之民事赔偿应优先于两被告承担的刑事罚金。为此,两原告依法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裁判,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打击侵权行为。
  • 一审被告辩称:
    孙志强、张伟一审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认可侵权事实,但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过高。其一,原告的损失并未达到30万元;其二,我们所获利益仅为800元,故我方仅同意赔偿原告800元。
    一审法院确认如下事实:
    黄佳会在第15640304号商标注册证第3类商品上注册了“奢.悦S.yue”商标,注册有效期为2015年12月21日至2025年12月20日。黄佳会在第20467908号商标注册证第3类商品上注册了“S-yue”商标,注册有效期为2017年11月28日至2027年11月27日。2018年1月8日,黄佳会将“S-yue”注册商标许可给奢悦公司使用,许可使用期限为2017年11月28日至2027年12月27日。2018年3月7日,黄佳会将“奢.悦S.yue”注册商标许可给奢悦公司使用,许可使用期限为2017年4月6日至2025年12月20日。(2018)京0108刑初2256号判决书认定,孙志强、张伟通过网上购进化妆品原料,自行组装的方式以人民币5万余元的价格向他人销售奢悦牌水光裸妆湿粉膏共计30箱。孙志强、张伟未经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黄佳会、奢悦公司提交公证书及相应发票证明,黄佳会、奢悦公司投入广告费用。
    上述事实,有一审双方当事人陈述、商标注册证、公证书、商标许可使用、发票等在案佐证。
  • 一审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商标注册证及注册商标转让证明等文件,可以认定黄佳会系涉案两个商标“奢.悦S.yue”、“S-yue”的所有权人,奢悦公司系涉案商标的使用人,且该两个商标专用权在有效期内,奢悦公司经黄佳会授权,有权对侵犯涉案两个商标使用权商品的行为以自己的名义进行维权。经(2018)京0108刑初2256号判决书确定,孙志强、张伟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故对本案涉案商标构成侵权。综上,被告销售了侵犯原告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对于原告要求二告连带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将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市场价值、被告的销售金额及侵权情节、主观过错、范围和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不再全部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孙志强、张伟赔偿黄佳会、奢悦(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共计100000元;二、驳回黄佳会、奢悦(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孙志强、张伟未按本判决所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二审期间,上诉人补充提交了与聊天记录、转账记录、收货地址等证据材料,欲证明其销售涉案产品并未盈利以及案外人张浩系知假买假。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它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以上事实,有一审卷宗、上诉人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材料及二审谈话笔录等在案佐证。
  •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一、关于赔偿数额的认定。本案中,黄佳会与奢悦公司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所受损失和张伟、孙志强的非法获利数额。张伟、孙志强虽于二审期间提交了交易记录等证据材料,但亦不足以证明其非法获利数额,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市场价值、被告的销售金额及侵权情节、主观过错、范围和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金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二、关于上诉人所陈述的知假买假问题。上诉人所提交的相关证据不足以证明张浩与黄佳会具有所谓“知假买假”的意思联络与共同行为,在无其它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依现有证据,本院对于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不予采信。
  • 上诉人诉称:
    三、关于刑事责任与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据此,上诉人关于已经承担了刑事责任,不应再承担民事侵权责任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信。
  • 二审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孙志强、张伟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四千六百元,由上诉人孙志强、张伟各负担二千三百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杨潇
    审判员赵玲
    审判员吴园妹
    二〇二〇年七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高璇
    书记员张希
登录/注册后即可查看全部详情,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