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健龙卫浴有限公司与高仪股份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 当事人: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浙江健龙卫浴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玉环县科技工业园区(清港段)。
      法定代表人:蔡贤良,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郑才微,浙江常青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顾王建,北京科亿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普通合伙)专利代理人。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高仪股份公司(GroheAG)。住所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杜塞尔多夫菲尔特米勒广场15号。
      诉讼代表人:雷纳•穆厄斯(RainerMues),该公司财务副总裁。
      诉讼代表人:托马斯•齐格勒(ThomasZiegler),该公司法律与专利部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珂,北京市万慧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蕊,女,汉族,1980年7月19日出生,北京市万慧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专利代理人,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丰台区北铁匠营168号。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浙江健龙卫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龙公司)因与被申请人高仪股份公司(以下简称高仪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浙知终字第25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4年12月18日作出(2014)民申字第277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提审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2月10日开庭时间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健龙公司委托代理人郑才微,高仪公司委托代理人王珂、王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2年11月29日,高仪公司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提起诉讼称,健龙公司生产、销售和许诺销售的GL062、S8008等型号的丽雅系列卫浴产品,与其所有的“手持淋浴喷头(NO.A4284410X2)”(专利号ZL200930193487.X)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或近似,侵犯了其专利权,请求法院判令健龙公司:1、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许诺销售侵犯ZL200930193487.X号外观设计专利权的商品;2、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及专用于生产侵权产品的模具;3、赔偿高仪公司经济损失20万元,其中包括高仪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4、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高仪公司系依德国法律成立并存续的公司,经营范围为研发、制造和销售洁具配件、附件和组件,水暖器材方面各类产品的贸易。2009年6月23日,高仪公司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以下简称国家知识产权局)(以下简称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手持淋浴喷头(NO.A4284410X2)”的外观设计专利,即本案涉案专利,并于2010年5月19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200930193487.X。现该外观设计专利合法有效。
      健龙公司成立于1998年4月15日,注册资本为585万元,经营范围为卫生洁具、水暖管件、阀门、建筑及家具用金属配件、塑胶工艺品、照明灯具、电力电子元器件制造、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
      2012年9月19日,高仪公司委托柴益玲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宁波市永欣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该公证处对健龙公司在其公司网站(网站地址:www.gllon.com)上宣传一款丽雅系列GL062手持花洒产品的事实进行了记录,并出具了(2012)浙甬永证民字第2298号公证书。同月28日,高仪公司委托案外人陈迎慧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东方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公证人员依申请与案外人毛清令来到位于浙江省玉环清港科技工业园区的健龙公司处,向健龙公司的工作人员购买了淋浴喷头十个,取得了编号为0024942的收款收据一张、宣传册两本及名片两张,并对上述取得物品进行了拍照记录和封存。
      2012年12月3日,根据高仪公司的证据保全申请,一审法院工作人员前往健龙公司处,对高仪公司指认的涉案产品进行了拍照记录。
      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公告图片上的淋浴喷头包括喷头头部和手柄两部分,喷头头部呈扁椭圆体,正面看为圆角矩形,侧边呈圆弧状,下端平滑收缩过渡形成一体连接的手柄,相对于手柄,喷头头部向正面倾斜,喷头头部的正面设有长椭圆形区域,该区域内呈放射状分布出水孔。手柄下端为圆柱体,向与喷头连接处方向逐步收缩压扁呈扁椭圆体。经一审庭审比对,健龙公司被诉侵权产品与高仪公司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相同之处为:二者属于同类产品,从整体上看,二者均是由喷头头部和手柄两个部分组成,被诉侵权产品头部出水面的形状与涉案专利相同,均表现为出水孔呈放射状分布在两端圆、中间长方形的区域内,边缘呈圆弧状。两者的不同之处为:1、被诉侵权产品的喷头头部四周为斜面,从背面向出水口倾斜,而涉案专利主视图及左视图中显示其喷头头部四周为圆弧面;2、被诉侵权产品头部的出水面与面板间仅由一根线条分隔,涉案专利头部的出水面与面板间由两条线条构成的带状分隔;3、被诉侵权产品头部出水面的出水孔分布方式与涉案专利略有不同;4、涉案专利的手柄上有长椭圆形的开关设计,被诉侵权产品没有;5、涉案专利中头部与手柄的连接虽然有一定的斜角,但角度很小,几乎为直线形连接,被诉侵权产品头部与手柄的连接产生的斜角角度较大;6、从涉案专利的仰视图看,手柄底部为圆形,被诉侵权产品仰视的底部为曲面扇形,涉案专利手柄下端为圆柱体,向与头部连接处方向逐步收缩压扁呈扁椭圆体,被诉侵权产品的手柄下端为扇面柱体,且向与喷头连接处过渡均为扇面柱体,过渡中的手柄中段有弧度的突起;7、被诉侵权产品的手柄底端有一条弧形的装饰线,将手柄底端与产品的背面连成一体,涉案专利的手柄底端没有这样的设计;8、涉案专利头部和手柄的长度比例与被诉侵权产品有所差别,两者的头部与手柄的连接处弧面亦有差别。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一方当事人高仪公司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法人,本案为涉外民事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第二百五十九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涉外民事诉讼,适用本编规定。本编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其他有关规定”的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六条“侵权行为的损害赔偿,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律”的规定,健龙公司在其公司住所地制造并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其住所地在一审法院管辖范围内,庭审中双方当事人也一致同意由一审法院适用中国法律审理双方的侵权纠纷,故一审法院享有本案的管辖权,并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审理本案。
      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在有效期限内,法律状态稳定,应受法律保护。本案争议焦点为健龙公司生产、销售及许诺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是否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构成近似,是否侵害高仪公司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专利侵权司法解释)第十条“人民法院应当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以及第十一条“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之规定,结合庭审比对结果,涉案专利与被诉侵权产品虽然在喷头的出水面设计上存在高度近似,但在喷头头部周边设计、喷头头部周边与出水面的分隔方式、手柄整体形状及细节设计、手柄与头部的连接方式及大小长度比例上均存在差别。高仪公司认为头部出水孔呈放射状分布在两端圆、中间长方形的区域内,边缘呈圆弧状的设计为涉案专利的设计特征部分,被诉侵权产品的头部设计与其相同,便应认定构成对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害。但是,高仪公司涉案专利的设计特征部分是否为喷头头部出水处的设计并未能在其简要说明中予以体现,且根据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淋浴喷头产品应包括头部和手柄两个主要部分,两者各自的设计特征以及两者的连接方式和比例大小,在产品使用时均容易被直接观察到,是构成淋浴喷头产品整体视觉效果的基础,赋予该类产品设计美感。因此,应认定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存在实质性差异,两者并不构成近似。综上,健龙公司生产、销售及许诺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未侵害高仪公司涉案专利权,高仪公司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的相关规定,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该院判决:驳回高仪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300元,由高仪公司承担。
      高仪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审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另查明,一审法院根据高仪公司的申请,系于2012年12月13日前往健龙公司进行证据保全,一审判决对保全日期的记载有误,应予纠正。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被诉侵权产品采用的外观设计是否落入了高仪公司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及健龙公司可能承担的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以下简称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故在外观设计侵权比对中,一般不宜将被诉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实物进行比对,否则实物产品的颜色配置、握持的手感等与比对无关的因素都可能对判断主体产生误导,进而影响侵权与否的判断。即使专利产品的外观系严格按照专利视图制作,仍应以被诉侵权产品实物与涉案专利视图进行比对,以作出侵权与否的最终判断。本案中,经比对,虽然一审判决归纳的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设计的区别点大致存在,但侵权比对并非是区别点的简单罗列和累加,而应严格秉承“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比对原则。对此,专利侵权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授权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相对于授权外观设计的其他设计特征,通常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两者相同;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的,应当认定两者近似。本案中,首先关于涉案专利的设计特征,该专利申请之时所适用的专利法并未要求外观设计专利的授权文本需附有简要说明,一项外观设计所具备的区别于其他外观设计的具有一定识别度的设计要点,即可确定为其设计特征,而非以是否在专利的简要说明中予以记载为确定设计特征的前提。就涉案专利而言,高仪公司明确其跑道状的出水面为专利的设计特征和视觉要部,而该部分确为涉案专利最具可识别度的设计,且占据了主要的视域面积,并能带来较为独特的设计美感;况且,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明确要求健龙公司作进一步检索,确认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有无喷头出水面为跑道状的现有设计存在,健龙公司未能提供相应的现有设计以供比对。故涉案专利中跑道状的喷头出水面设计,应作为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予以重点考量,而被诉侵权设计正是采用了与之高度相似的出水面设计,具备了涉案专利的该设计特征。其次,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设计相比,在淋浴喷头的整体轮廓、喷头与把手的长度分割比例等方面均非常相似。再者,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设计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缺乏后者在手柄位置具有的一类跑道状推钮设计。推钮固然可有不同的形状设计,但其在手柄上设置主要仍系基于功能性的设计,对产品的整体视觉效果并未产生显著影响。至于一审判决归纳的其他区别点,如喷头头部的周边设计及与出水面的分隔方式、手柄形状、手柄与头部的连接方式等存在的差别均较为细微,亦未能使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设计在产品的整体视觉效果上产生实质性差异,综上,二审法院认定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专利设计构成近似,落入了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因健龙公司对其实施了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并无异议,故其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关于侵权责任的确定问题。按照专利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因侵权人获益和权利人损害都没有证据证实,亦无合理专利许可使用费可供参照,本案按照法定赔偿方式确定赔偿数额。二审法院认为,综合考虑到涉案专利为外观设计专利,具有一定的设计美感,并有多次受司法保护记录;健龙公司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85万元,具有一定的生产规模和营销能力;健龙公司实施了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高仪公司为制止侵权支出了相应的维权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额为人民币10万元。健龙公司的库存产品亦应予以销毁,对高仪公司的该项诉请,予以支持。但因高仪公司并未证明健龙公司现持有被诉侵权产品的制造模具,故对高仪公司要求销毁健龙公司生产被诉侵权产品专用模具的诉请,不予支持。据此该院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健龙公司立即停止制造、许诺销售、销售侵害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产品的行为,并于二审判决送达之日即时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三、健龙公司赔偿高仪公司经济损失(含高仪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10万元;四、驳回高仪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4300元,均各由健龙公司承担3225元,高仪公司承担1075元。
登录/注册后即可查看全部详情,请登录注册

-引用法规

同法条检索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1984)》 第五十九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1992)》 第五十九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2000)》 第五十九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2008)》 第五十九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 第十条 第十一条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十一条 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百条 第二百零七条 第二百五十九条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